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夜莲第二幕

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,全然让我措手不及。车子从山坡上滚落十几尺,就给树木挡住,没有再往下摔去,也没有爆炸,这都是不幸中的大幸。後头的来车,见到我们出意外,用手机打电话报警,并且几辆车上的人一起帮忙,把我们一家四口弄了上去,送医急救。
  
  我是最幸运的,不晓得为什麽,只有手脚轻微擦伤,头上碰了一下,除此之外就没有什麽伤势。美月被弹出车外,有点脑震荡,肋骨断了四根,经过急救,已经没有了大碍,但要住院观察几天。小桐就没有那麽幸运,滚落时候的撞击,几乎折断了他的脊椎,如果复原情况不好,大概往後都要坐轮椅。老公最惨,从手术房抬出来以後,到现在都没有回复意识,整个人全靠维生系统在支持,医生说情形很不乐观,最坏的结果,可能会变成植物人。
  
  一件件噩耗连接着传进耳里,几乎把我彻底击倒。半天之前,我们一家还好端端地赏花郊游,为什麽眨眼功夫就变成这样的惨状呢?我在心里向满天神佛、夫家的列祖列宗祈祷,我们是积善之家,从来没有做任何的坏事,请不要让这样可怕的厄运,降临在我家人的身上。
  
  出事那时的情形,我仍记得很清楚。看上去是直路,为什麽会开出路面去呢?可是,跟在我们後头几辆车的驾驶,却异口同声地说,明明就是一个大弯道,我们却视若无睹,就这样给它高速冲出去。诡异的情况,我不能解释,更无法理解,打从心底觉得恐惧。
  
  这时,那日弥勒大师的话,反覆在我脑里缭绕。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。难道这些事和我怀着的这孩子有关吗?就像那个人说的,这个孩子有问题……甩了甩头,我把这荒谬至极的想法?
  
  出脑外。我是一个受过教育的知识分子,怎麽可以相信这种封建时代的荒唐话,怀疑一个没出世的孩子?这样子哪有资格作一个母亲?接下来的两个月,家里只能用愁云惨淡四字来形容。
  
  美月已经回去上课,只是暂时不能做太激烈的动作。小桐清醒过来,发现自己下半身不能动弹,又哭又闹,但不久就发了高烧,时昏时醒,医生也说不出所以然来,没可奈何,只有先向学校办了休学。
  
  老公却一直没有清醒过来。少了他的掌理,本来就在亏损的工厂,更加群龙无首,撑不下去。我把工厂的运作全权委托给几个经理,告诉他们,必要时候就把工厂结束掉,虽然很对不起一些老员工,但我们家现在也没有心力去顾及工厂了。
  
  我自己的工作那边,家里出事的消息,在公司里迅速传开了,由於先前弥勒大师的一番话,公司同事在我背後议论纷纷。原本在这里工作就只是为了兴趣,不差这一份薪水,现在为了照顾家人,我把工作辞掉,将老公接回家来,请了个特别护士来看顾。安坑的工厂到底还是撑不下去。
  
  由於老公和小桐的病太花钱,手头上现金一时不够周转,为了能发丰厚的遣散费,我不得不签字把工厂的地卖了。时间太过仓促,硬生生被那批黑道份子赚走几千万,这些我都顾不得了,只希望,在我们厚待旁人的同时,老天也能厚待我们一家。偌大的屋子,原本是充满欢笑与生气,曾几何时,变得这般死寂冷清。四个人都还在家里,但却再也找不到想笑的心情。
  
  美月很懂事,一直在旁支持我,帮着照顾她的父亲和弟弟。才14岁的女孩,也真是难为她了。小桐仍是时昏时醒。他的病很怪,医生也说不出病因,每隔两三天,就会莫名高烧,意识不清,昏迷整整一天。清醒的时候,他异常地沉默,自己练习使用轮椅,看得出来,他不想再让我们难过,尽管常常从轮椅上摔下来、给轮子夹伤手,却仍对我们报以笑容。
  
  有几天晚上,我起床喝水,就看到美月与小桐抱着一起哭,那情景几乎要让我心碎。身为一个母亲,我是不能在他们之前落泪的,如果连我这大人都慌了,那麽小小年纪的他们就更加无所适从了。
  
  连番打击,连家里的自来水都不再香甜。曾经连续喝过一个礼拜,忽然间断了,我整个人若有所失,恍恍惚惚,精神全提不上来。有时候,更觉得头痛欲裂,耳里更常常听到一些怪异的声音,明明家里只有我一个人,但却听到楼上有脚步声、嘻笑声,跑上去一看,却哪里有人?美月说,我一定是太累了,劝我要好好休息,不要太过劳累。可能我真的是累了,除了身体,精神方面亦然。
  
  过去有老公在,他宽厚的肩膀总是为我承担一切,现在轮到我要来支撑这个家,时间长了,真的疲惫不堪。医生说,老公苏醒的机率,和奇迹差不多,也暗示过,新法案已经通过,如果我愿意,可以签字停止维生系统的运作,不要多浪费钱。我是怎麽也不会答应的,只要还有一线机会,就要等下去,十年也好、二十年也没关系。儿女们也都支持我的决定。
  
  最近,我常常坐在床边,牵着老公软垂无力的手掌,贴放到我的肚子上,感受他亲骨肉的胎动。已经四个月了,小腹的隆起变得明显,因为肚里有这孩子,所以我也一直告诉自己要坚强。我与老公说话,虽然没有响应,但我却总觉得他会听到,更期盼有一天,老公会再醒过来,用他强而有力的双手,像从前那样把我拥抱。
  
  「晚安,老公。」
  
  在心爱丈夫的面颊上一吻,我抹去脸上的泪痕,到放在这房里的另一张单人床上,辗转入眠。
  
  「阿莲,醒醒,醒一醒啊!」
  
  睡梦中,好像有人在唤着我的名字,那声音是这麽样地熟悉,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却看到老公站在床边,掀开我身上的被子,一手已熟练地按放在我大腿上,慢慢往上移动。
  
  「老公……我好想你……」
  
  「嘘……什麽也别说,不然梦就要醒了。」
  
  老公的手掌搭上我肩头,开始褪下那件乳白色的丝绸睡袍,我轻喃着摇晃双肩,任由自己丈夫把这蔽体物褪去。两条细肩带缓缓滑开,轻柔的丝绸擦过肌肤,露出一对没有穿戴胸罩的浑圆豪乳,睡袍直褪至腰际,在漆黑的暗室里,如玉般的凝脂肌肤,仿佛成了唯一的光源,散着珍珠似的柔美光泽。
  
  老公身上的衣物不知何时尽数脱光了,展露出来的,不是现在萎缩松垮的身体,而是如从前那样,极为结实的肌肉。他上了床,缓缓覆盖住我,黝黑肌肤压在雪白肉体上,满是鲜明的视觉刺激。
  
  「啊!老公、老公,我好想你,每天都在想你…」在老公壮硕的胸膛里,我情不自禁地扭动身体,泪水止不住地流淌下来。
  
  当感受到他那浓郁的男人气息和烫热的胸肌时,所有积压胸口的悲伤,都化作泪珠,像被融化的冰雪一样奔流。睡袍被翻掀过腰,老公他看着我圆鼓鼓的肚皮,若有所思地喃喃讲了几句。声音很小,我听不清楚。可能是为了体贴我吧!自始至终,他爱抚我的手掌,都离我的小腹远远的。
  
  「阿莲,你的奶子越来越丰满了,让我揉揉看吧…」
  
  老公伸出他粗厚的大手,在我饱满坚挺的酥胸上摩娑。
  
  「啊、不要…」
  
  我害羞得低下那雪嫩的粉脸,楚楚动人的模样,更加刺激了丈夫的性慾。
  
  「真棒…触感真好…从来没揉过这麽大又软的好奶…」
  
  一双雄性大手贴在柔软的乳房上,大力搓揉起来。
  
  「啊、不要…呀呀…」
  
  「实在太美好了…我早就想这样狎玩你的美乳了…噢…」
  
  声音中蕴藏着兴奋,老公一会儿大力捧起,一会儿又轻扣乳头。
  
  「啊、好讨厌…老公好色…呀呀…」
  
  不同於过去那种斯文的风格,老公这种略带粗暴的爱抚,令我舒服得闭上眼、享受不已。
  
  「老公不色,怎麽称得上老公呢…?」
  
  「啊…轻点…人家的乳房快被挤爆了…啊…小力点啦…唔…乳汁会被挤出来的…」
  
  自从意外之後,两个月来,我未曾有过半点性生活。此刻就算是作梦也无所谓,老公的挑逗,无疑已将我累积已久的性慾完全激发出。我伸长了雪白的颈子,朱唇间不住吐出浪语,老公那双毛手不时用力搓揉左乳、轻挲右乳的攻势,更是令我就连下体也扭动起来,淫痒难忍。
  
  「阿莲,你的下面是不是很痒?让我来帮你止痒吧!」
  
  吃够了酥胸的豆腐後,老公的手迫不及待的下移,企图将我的双腿敞开成ㄇ字形。
  
  「啊!不要…羞死了人…」
  
  我为了矜持,害羞地夹紧双腿。然而老公的手依旧不放过我,继续在夹紧的大腿根上游移,并用力在阴部上搓弄。「阿莲,你的小穴,已湿得这麽厉害了耶…新的浪水还不断从深处泄出来…老公长着短短胡渣的嘴角上,露出淫邪的笑容。
  
  「啊、好痒…你坏死了…」
  
  我伸长雪白的颈子,非常陶醉其中。
  
  「啊、这儿就是你的小淫蒂吧…」
  
  「啊、轻点…唔…穴穴痒得难受…啊啊…」
  
  趁着我下体麻痹的时候,老公不费吹灰之力地把我双腿分张。
  
  「阿莲,让我们夫妻俩紧密地贴合为一体吧…」
  
  老公手握肉棒,朝我腿间的密处贴近,那个尺寸,比起从前所熟悉的,好像更粗、更巨大了几分,上头布满青紫色的血筋,仿似一件凶器那样,朝我玉臀逼近。
  
  「啊啊啊…这样子可怕的…还是第一次…」
  
  当老公用右手握住肉棒,利用前端的龟头寻找穴口时,我忍不住害怕的叫出声来。龟头接触到耻毛,老公的屁股缓缓向前移动,这麽一来,龟头微微陷入女性火热的湿润地带。蓦地,熟悉的剧痛感受,由我微凸的小腹开始蔓延,疼得我痛叫出声。
  
  但这声痛叫,却随即被一声如雷怒吼所掩盖,我微睁开眼,全身血液几乎要冻得凝住。趴在我身上的这人,不是老公,不是那个我所熟悉的男人,甚至不该说是人。
  
  披头散发,面目狰狞,额上冒出两根森白的巨角,拳头般大的双目也慢慢变成方格状,躯体覆盖着一层钢刷般的灰黑绒毛,四肢的比例渐渐增长,变成了节枝动物般的畸形骨架,这模样……竟像是一头巨大的人面蜘蛛。
  
  它吐着两尺多长的红舌,似乎非常地痛苦,目中更满是择人而噬的凶残,就这麽近距离狠狠瞪着我,腥臭而湿热的气息,直往我面门扑来。
  
  「不、不要,啊啊啊啊啊啊~~~~~~~~~」
  
  尖叫声里,我从恶梦中醒了过来。看看自己衣衫完整,连被子也盖得好好的,这才确信刚刚发生的一切,只是一场恶梦。但……这场恶梦的感觉好真实,直至醒了过来,眼前彷佛还看到那蜘蛛怪物的残影。
  
  惊魂甫定,我起床想要找杯水喝,却在转身刹那,看到一幕骇人之至的景象。旁边的单人床上,老公仍是躺在那里,动也没有动上一动,但他的胯间,一根布满青紫色血筋的巨大阳具,裂裤而出,像根擎天柱一样怒挺着。
  
  凶恶的模样,和梦里那根粗大巨阳,竟似毫无二异。我战战兢兢地靠近过去,赫然惊见老公他微微睁开眼睛,嘴唇剧颤,很吃力地在重复一句话。听不见声音,我只勉强读出他说的字句。
  
  「师傅;救;我……」
  
  老公的清醒只有一瞬,很快又昏迷过去,怒挺的阳具也消了下去,快得让我甚至错疑一切全是幻觉。我是不愿相信鬼神之说的,但是那日试衣间里头的怪相、小桐的怪病、家里无故出现的脚步声与说话声、昨晚的恶梦,这都是不能用科学道理去解释的现象,还有老公的话,因为这些,我从第二天起东奔西走。
  
  一个月里,全省有名的庙宇,我都一一走遍,他们介绍了一些神坛,前後也十几位法师到家里来堪探,但不是看不出任何端倪;就是说邪气太重,超乎他们的能力范围。老公的情形没有起色,小桐的怪病却发得更厉害了,不仅是高烧,有时候更胡言乱语,浑身抽搐,嘴里不停地溢出白沫。
  
  我这母亲吓坏了,但却手足无措,什麽也没办法作。到最後,这些法师仍无法给我任何帮助,手边的钱却又花了几十万。美月说我迷信,但我真的不晓得该怎麽办,又因为小桐的病,心里烦躁,和女儿连起了几次冲突,家里的气氛更是恶劣。
  
  这天晚上,我拖着疲惫的身体,把自己浸到浴缸里,打开上方的莲蓬头,希望藉着滚烫的热水,洗去疲劳。怀孕五个月了,近来时常觉得胸部涨涨的,是开始分泌奶水了吧!如果是以前,老公总喜欢把玩我肿胀的乳房,像是要把奶水挤出来一样,又握又捏,嘴巴吸着黑色的奶头不放,眼睛像是要嘲弄我一样直往上瞄着,让我直羞红到耳根去。
  
  「阿莲,假如外面那些女孩子可以叫做波霸,像你这样漂亮的大奶子,你知道应该怎麽叫吗?」
  
  「怎麽叫?」
  
  「叫乳牛啊!你是一头乳牛妈妈,楼下还有一头小的。阿莲和美月,你们都有一对迷死男人的漂亮大奶子。」老公笑道:「而我就希望当一个酪农,能一辈子帮你这头大奶子母牛挤牛奶。」
  
  从国中开始,我最讨厌就是被人叫做乳牛,觉得那好像是一种轻蔑的侮辱,可是,被老公这样讲,我心里只是甜甜的,娇嗔着说不依。回想着过去的甜蜜光景,我不觉笑了出来,忽然,莲蓬头喷出的热水变了样,夹着一股恶心的腥臭,大量稠浓的红色粘体,淋了我一头脸。
  
  眼睛睁不开,我拿旁边的毛巾擦擦脸,这才发现上头不断喷洒下来的,尽是温热的血水,强烈的血腥味,刹那间就将我浸泡在一个血浴池里头。我想要爬出浴缸,但手脚却软绵绵地没力气,最後只能没命似的疯狂尖叫,全然失去理智的惊声尖叫。
  
  「妈!妈,你没事吧?你怎麽了?」
  
  美月闻声赶来。她一小时前才和我吵过一架的,此刻却被母亲在浴缸里尖叫的样子吓坏了,搂着我连声安慰。
  
  「血!莲蓬头里面喷出来的……整个浴缸都是血……」
  
  我颤声说着,却清醒过来。浴池里的水,清澈得纤裎毕现,哪里有什麽血水?美月放开了我,那表情好像我有什麽不正常的地方一样,大概是因为仍在和我赌气,她小嘴一噘,快步跑出了浴室。从浴缸里跌跌爬爬地出来,我腿都几乎吓软了。
  
  看着空荡荡的屋子,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孤独,亲爱的老公没有了,儿子也高烧不醒,唯一安好的女儿却又与我闹脾气,整个豪宅大屋就像是只剩我一个,给所有人抛弃,孤立无援。
  
  空虚与寂寞,止不住地涌上心头,不晓得从什麽时候开始,我竟然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,一面哭,一面进到小桐的房间里,关上门,看着儿子酷似我的俊俏睡脸,更止不住地放声大哭。
  
  哭着、哭着,泪眼朦胧中,我听见异响,儿子睡的床铺忽然裂开,出现一个大洞,小桐就笔直地摔落进洞里去,而床铺立刻又复合起来,只是少了原本睡在上头的人。
  
  耳中响起小桐的呼救、惨叫,虽然模糊,却是凄厉欲绝,我吓得快要晕过去了,脑里只剩一个念头,就是我要救我的心肝儿子!床头桌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大菜刀,我不加思索,拿起菜刀就要往下劈,要斩开床板,救儿子出来,就在要斩下的刹那,一把慈和的佛唱,笔直传入我脑里。
  
  「阿弥陀佛!」
  
  声音有些熟悉,依稀便是那日弥勒大师的口音。瞬间,什麽幻象都被驱散不见,我站在儿子床边,手里的菜刀高举过顶,小桐在床上安静地睡着,险些就给我一刀砍中,血染白床。惊出了一身冷汗,我忽然想到,菜刀不是应该在厨房吗?
  
  刚刚进房来的时候,也并没有看到这把大菜刀,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心中一颤,菜刀当啷落了地,整个精神被逼到边缘,就快要崩溃了,我像失了魂魄一样,呆呆地站在当场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听见儿子痛苦的呓语。「……妈,我好难受……救救我……妈……妈妈……你在哪里?」
  
  如梦初醒,我抱着儿子,泣声道:「小桐,你不要怕,妈妈就在这里。妈会救你,不管怎样,妈妈一定会救你的。」
  
  儿子因为高烧而滚烫的身躯,在我怀里散着灼热的温度,但我却仿佛得到了支持下去的力量,告诉自己要坚强地再站起来,与那不知面目的邪恶力量对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