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成成,起床了,不然上学要迟到了。」朦朦胧胧中,耳边传来轻轻柔柔的喊声。
  「再睡一会,就五分钟。」夏天的早上,是最好睡的时候。没钱装空调的房间,晚上好热,早上凉快一点了,又要起来了。
  「不行,刚才已经给你五分钟了。要迟到了,快点。」妈妈说着,一把掀开了我身上的薄毯。「哎!」耳边传来一声轻呼,我一下清醒过来,完蛋了,昨晚打了两次手枪,太累就睡了,没穿回短裤,裸睡到天亮。平时妈妈很少会掀我被子的,今天她可能急了。
  「妈妈,你快出去,我就起来。」我一下拉回了薄毯,虽然昨晚射过两次,但年轻的身体,早上照样一柱擎天的样子,肯定被妈妈看光了。不过还好,我也不怎么尴尬,反正是自己的妈妈,几年前,她常常还帮我洗澡的。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,妈妈看上去脸有点红。
  我急匆匆起来,洗漱完,走出房间,桌子上已经摆好了稀饭、油条和一个大饼。我背好书包,拿起大饼和油条就朝门口冲去,时间是因为我的赖床而快要迟到了。「你这孩子,每天都这样,路上慢点。」后面传来妈妈的叮咛。
  我妈妈叫美清,今年36岁。我今年16岁了,呵呵,妈妈生我够早的,我估计是早恋。妈妈在一个工厂里上班,在我印象里,没有爸爸这个概念,好像是他们分手以后我妈妈才发现怀孕了,但她还是坚持要生我下来,家人也不理解,可能名声不好听吧!
  妈妈就一个人到了现在这个小城里,具体的事情我不大清楚,但妈妈把我生下来,养到现在这么大,含辛茹苦是肯定的。我对妈妈除了依恋,还有感激,其实内心里,妈妈还是我的女神,每次晚上,我都是幻想着妈妈打手枪的。
  我开始打手枪已经有一年了,但这个事情,我只能深深的埋在心底,我怕妈妈失望。对我来说,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,没有之一。妈妈说,现在要好好上学,所以,我在学校里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我当然也不敢说我早恋了,而且对象还是她。
  「妈妈,我回来啦!」一进门,我就喊了一声,「哦,你先写作业,妈妈在搞卫生。」浴室传来妈妈的回答。我们租的房子是两室一厅的小房子,房间都很小,但妈妈收拾得很干净,当然家俱也不多。
  我在客厅里写起了作业,过了一会,就看见浴室的门开了,妈妈走了出来,我抬起头,眼睛就被妈妈深深地吸引了。因为热,家里也很少有人来,所以妈妈在家时衣服穿得很少,就一件长长的棉质短袖,下面到屁股下面五、六公分。可能在卫生间里洗衣服还是搞卫生,她额头上有微微的汗,脸上红彤彤的。
  妈妈个子不高,也就一百六十公分吧,但可能是生我生得早,体型恢复得很好,加上天生白皙的皮肤、娇小的个子,看上去起码比实际年龄小十岁。她露在外面的一对大腿又白又直,我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,不过看到妈妈望向我,我连忙低下头装作写作业,但妈妈性感的样子已经深深地留在脑海里,看来,晚上又要打手枪了。
  这一天我有点不舒服,向老师请了假,提前一个小时回家。回到家里,回房经过浴室时,听到里面传来妈妈的呻吟声,我一时没想那么多,就冲了进去,一阵惊呼声,看见妈妈站在卫生间里,一丝不挂,上身是坚挺的双峰,下面还插着一根削了皮的黄瓜。我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,两个人都呆了。
  过了十几秒,妈妈才急叫:「成成,快……快出去!」听了妈妈的话,我急忙跑回自己的房间,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,满脑子都是妈妈成熟妩媚的肉体,不由自主地掏出老二打起了手枪,很快就达到高潮。
  过了几个小时,传来轻微的敲门声,妈妈轻声说道:「成成,吃饭了。」我急忙收拾一下,出了门,妈妈已经坐在那里,低着头吃饭。这一顿饭就在尴尬的气氛中渡过……
  这天,在上学路上,我横穿马路时没注意,一辆面包车撞了过来,我只是条件反应的伸出双手朝车子推去,然后就双手一阵剧痛,耳边传来刺耳的刹车声,我就晕了过去……醒来时,我已经在医院里了。我睁开眼,就看见妈妈红肿的双眼,小声地哭泣着。
  我的双手被打上了厚厚的石膏,额头也包扎着,不过后来听医生说,额头倒是没什么事,没有脑震荡,但双手骨折啦,起码要养几个月。撞我的那个司机跑了,我也没看清车牌,医药费要我们自己付。
  过了不到一个礼拜,我就出院了,住院费太贵了,妈妈决定自己照顾我,只要过一段时间回医院处理一下就可以。我除了双手不方便之外,也没有什么。
  妈妈请了假,就接了一些可以在家里做的手工活,我的假她早就帮我请了。放下东西,妈妈就对我说:「成成,你先坐一下,妈妈出去买菜。」我应了句:「哦,你去吧!」妈妈帮我开了电视,就出去了。
  过了一会,我感到尿意,坏了,在医院有护士,现在这么办?难道要妈妈帮忙?我眼睛一亮,心中的女神帮我……我心里激动起来。但现在怎么办,我只能尽量忍着,实在忍不住了,我看到卫生间门没关,就走了进去,但实在脱不下裤子,忍了一会,实在没办法,就站在那里撒了出来。
  过了没多久,妈妈回来了,看到站在卫生间里的我哭丧着脸,下面一片湿湿的,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「噗哧」一声笑了起来。「妈妈……」我羞愧的脸红起来,「没事没事,是妈妈不好,不笑了,不笑了。」妈妈说着放下手里的东西,走了进来。
  进来后,妈妈稍微顿了一下,两手抓住我裤子的裤沿(我穿的是沙滩裤),向下一扒,连内裤一起扒到了我脚下,我只觉得下身凉飕飕的,但立刻又觉得浑身发热。我看见妈妈弯着腰,脸离我的老二只有一点点距离,这个场景让我的热血上涌,老二也硬了起来,老二一翘,前端差点碰到了妈妈的脸了。
  「脚抬一下。」我觉得妈妈的声音有点发抖,我机械的抬起脚,妈妈把我的裤子脱了,放到旁边,然后站起来。我看见她深吸了一口气,拿起喷头,开了开关,小心的帮我洗起了下身。看得出来,妈妈刚开始尽量不碰我的老二,但在用沐浴露时,还是难免的要把老二也抹到,妈妈的手滑过我稀疏的阴毛和老二,我的老二剧烈的跳了几下,我觉得硬得和铁棒一样啦!
  我听见妈妈的呼吸也急促起来,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。妈妈加快了动作,冲沐浴露的时候,像撸管一样把我的老二撸了几下,剧烈的快感让我差点就射了出来。妈妈一冲完水,立刻拿了一条毛巾把我下面擦乾,就走了出去。
  一会,她拿了我的内裤进来,弯下腰,要帮我穿内裤,「妈妈……」我的声音都在发抖,妈妈抬起头:「干嘛?」我不知道怎么说,「我……」只能看着自己硬硬的老二,我的眼中,肯定都是欲望。
  「抬脚。」妈妈的声音虽然颤抖,但却是很坚决,我激灵一下,清醒了点,连忙抬起脚。妈妈帮我穿好内裤,站起身说:「我是你妈妈……」转身出了卫生间,到了门口,又说了一句:「你现在的身体很虚,那样也伤身。」
  吃晚饭了,妈妈自己没吃,先喂起了我,妈妈的动作很温柔,不时地帮我擦嘴角。我吃饱后,妈妈才自己吃,我坐在旁边看着妈妈在吃饭,心里不禁涌起了一股柔情,『妈妈,我的女神,我要永远陪在你身边。等我长大了,我不但要报答你的养育之恩,还要娶你,让你幸福的陪我走过一生。』我心里暗暗发誓。
  吃好饭,我们看了一会电视,妈妈把我叫进卫生间,用毛巾浸湿、挤乾,把我上身擦了一遍,就叫我睡觉。脱我的上衣很麻烦,反正现在是夏天,妈妈说反正在家,这些天不用穿衣服了,把我脱得就剩一条内裤,把我扶到床上,盖好薄毯,开了电风扇,说:「如果有事就叫我。」帮我关了灯,就出去了。
  一股尿意让我醒了过来,我笨笨的起了床,朝妈妈的房间走去,走到她的门口,听见她房间里传出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声音,我一下激动起来,知道妈妈又在自摸了。
  妈妈为了方便我的生活,房门都不锁,但我不敢推门,就把耳朵贴到妈妈的房门上,里面的声音更清楚了,只听见妈妈嘴里发出「嗯……哦……」的声音,过了一会,我竟然听到:「成成,插我,插我……」
  我的脑袋「轰」的一声,妈妈竟然会这么说!我觉得我快要飞天上了,幸福来得那么突然,我转身就跑回我的房间,尿意也没有了,原来妈妈也爱我。
  我站在房间里,呆呆的,一直回味着妈妈的话:「成成,插我……」过了好久,才重新感到要撒尿,我出了门,走到妈妈房门口,里面已经没有声音了,我叫了一声:「妈妈,我要撒尿。」妈妈「哦」了一声,开了灯,走了出来。我一看见妈妈,一股冲动又涌了上来,只见妈妈穿了一件睡裙,肯定没有穿胸罩,可以看见两个凸点,脸上还红红的。我想到刚才听到的声音,下面又硬了起来。
  妈妈和我走进卫生间,她把我的内裤脱到膝盖上面,就走到了一边,我说:「对不到。」妈妈一看,我的老二翘得高高的,根本就对不到小便池,她犹豫了一下,过来抓住我的老二向下一压,对好了地方。
  妈妈的手一抓住我的老二,我的心里马上激动得无以伦比,老二跳了几下,妈妈的脸更红了,但还是抓着老二一动不动。过了好久,她疑惑的抬起头,我撒不出来,激动的我现在只想射精,哪里还撒得出尿?(各位院友应该也有类似的经验吧?)
  「我撒不出来。」我颤抖着声音说。听见刚刚妈妈的叫声,我的胆子也大了一点,我咬了一下牙,说:「我现在只想射。」妈妈横了我一眼,叹息了一声,手缓缓地抓紧,慢慢的一上一下动了起来。我幸福得快哭了,我的女神在帮我打飞机!
  经过一系列的刺激,我的身体本来就在临界点上了,妈妈撸了没多久,我的呼吸快停止了,浑身颤抖了起来。妈妈加快了速度,「啊……」我忍不住叫了起来,一股白白的精液射向了前面,那么有力,射到小便池上还溅了好远。妈妈缓了下来,但还是一上一下的动着,直到我射完,鸡巴稍微软了一点才停止动作,但还是扶着我的老二对着小便池。
  又过了一会,尿才撒了出来,撒完,妈妈拿了一条毛巾帮我把下面擦干净,穿上内裤,才对我说:「不能老是这样,你的身体刚受过伤,还很虚,这样对身体很不好。」我应道:「哦。」现在已发泄过了,我当然老老实实的。
  从那次以后,妈妈和我都放开了一点,我一直是把妈妈当我的女人的,所以没什么心理负担。我知道妈妈除了把我当儿子,应该也是还有别的想法,所以自从帮我打过一次飞机后,她也没什么不自然的。
  这里是我们的二人世界,我们都没有什么朋友,也没人会来串门,所以我基本就一条内裤在房子里走来走去。妈妈除非出门买东西,一般也就一套睡衣,里面也常常不穿胸罩,我们都觉得很自然。妈妈帮我洗澡时也大方了许多,我浑身都被妈妈摸了不知道多少遍。我如果想射,妈妈也会帮我用手撸出来,但她会严格规定,过多久才可以射一次。
  时间过了两个多月,我的手也快好了,一只伤得轻一点的已经拆了石膏,另外一只也快要拆了。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尿来妈妈扶的日子让我重了起码六、七斤,除了手还有一点痛之外,身体已经好得不能再好了,对妈妈的欲望我也越来越大。
  有一次妈妈帮我打飞机时,我大着胆子把老二朝妈妈的嘴里凑,妈妈只是横了我一眼,虽然没有真的用嘴,但也没生气,还用另外一只手帮我摸蛋蛋,强烈的刺激让我一下就射了出来。妈妈在帮我清理干净时,嘴里还说了一句:「小坏蛋!」眼睛瞟了我一眼,那一眼,让我知道妈妈也在忍耐,我看见了她眼里的欲望。
  拆石膏的日子到了,拆了石膏,医生检查完我的两只手,说已经好了。妈妈笑了,那如花绽放的笑容,让医生都看得发了呆。我拉着妈妈的手说:「妈妈,我们回家。」妈妈搂着我:「好,我们回家。」她的声音里洋溢着轻松和幸福。
  回到家,我说:「妈妈,我们庆祝一下吧!」她立即附和:「好啊!」妈妈心情很好,晚饭时还喝了酒,我要喝,妈妈不给,要我喝饮料。喝了酒的妈妈笑颜如花,看得我如痴如醉,无边的幸福淹没了我。我举起饮料,动情的说:「妈妈,我要一生照顾你,我会让你幸福到老。」
  妈妈一颤,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但没说话,但我看见她眼里湿润了。我的眼睛忍不住流下了眼泪:「妈妈,谢谢你,谢谢你生下了我,谢谢你养育我,谢谢你无微不至的照顾我,谢谢你所做的一切一切……」说着,我泪如雨下,抽泣的说不出话了。妈妈伸出手,把我抱在了她怀里:「不用说谢,我是你妈妈。」我的后背也被妈妈的泪浸湿了。
  「我不要做你儿子,我要做你老公,我要给你一生的幸福。」我不顾一切的说。妈妈什么也不说,只是紧紧地抱着我。「妈妈~~」我催促着,妈妈顿了好久,深吸了一口气,说:「这怎么可以?我是你妈妈,别人知道可怎么得了。」
  「我们离开这里,找个陌生的城市。反正就我们两个人。」我心里急得不得了。「好了,我要收拾桌子了,你去看电视。」妈妈轻轻推开了我,我瞪着她,一动不动。妈妈自顾自地收拾好碗筷,转身进了房间。我一屁股坐在凳子上,沮丧得说不出话,妈妈怎么会不同意呢?我可怎么办?
  过了好久,妈妈走了出来,平静的说:「成成,洗澡了,要睡觉了。」我一声不响。妈妈叹息了一声,走过来,拉着我走向浴室,我呆呆的,像个木头人,随着她干嘛就干嘛,就是不说话。
  妈妈熟练地脱掉我的衣服,又拉下我的裤子,帮我洗起了澡。洗好了,看到我还是发呆,连老二都罕见的在她帮我洗澡的时候也不硬,妈妈做了一个让我立刻回神而且目瞪口呆的动作,只见她蹲下来,把我的老二放进了嘴里,温柔的舔了起来。「妈妈……」我不可置信,下面立刻硬了。
  妈妈用心的舔着,不时地用嘴做活塞运动,从龟头舔到蛋蛋,动作虽然不熟练,但温柔的无微不至。我双手扶住了妈妈的头,第一次被妈妈用嘴服务,身体的刺激和心理的刺激让我越来越冲动,我屁股朝前一挺,插到了妈妈的嘴深处,一抖一抖的射到了妈妈的嘴里。妈妈被呛得咳了起来,她拉出我的老二,转身呕了起来,嘴巴里流出了白白的精液,但我看到她喉咙里一动一动的,应该也吞下去好多。
  过了一会,妈妈才抬起头来,站起身用水漱漱口,又帮我清理干净,穿上内裤,对我说:「满意了吧?」我嘿嘿笑着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妈妈白了我一眼,把我推进房间,说:「不要胡思乱想,快睡觉。过几天要开学了,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。」我才想起来,我这一受伤,不但渡过了学习的一个月,还渡过了暑假的两个月,过几天真的快开学了。
  在床上,我睁大眼睛,根本睡不着,还在回味妈妈用嘴帮我舔老二的情景。妈妈究竟是什么意思呢?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呢?到了半夜,我还是睡不着,想着妈妈,下面又硬得不行了,我决定不再等了,我要得到妈妈!
  我轻轻地起了床,朝妈妈的房间走去。妈妈的房间习惯了不锁,我推开门,透过窗外路灯一点点的亮光,看见妈妈侧躺在床上,身上穿着一条睡裙,露出白嫩的大腿。我吞了一口口水,慢慢走向床边,「妈妈。」我轻声的叫了一声,妈妈没反应,我又叫了一声,妈妈还是没反应。
  『好吧,你没反应,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,我要让你成为我的女人,我要干你!』我心里呐喊着,轻轻的坐到了妈妈身边,手摸上了妈妈的大腿,我只觉得妈妈轻颤了一下,还是不动。我想,妈妈摸我的身体不知道摸了多少遍了,我现在也要摸回来。于是我把手向上移动,摸到了妈妈的屁股,手在她浑圆的屁股上来回抚摸着。
  我看着妈妈的眼睛,房间里很暗,但我还是看见妈妈的双眼紧紧闭合着。妈妈,你的眼睛闭得也太紧了吧?我心里暗暗发笑。妈妈不反对,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,我摸到了妈妈屁股的缝里,隔着内裤在屁股缝里来回拂动,一会,就觉得内裤湿了,而且越来越湿,妈妈的呼吸也重了起来,但眼睛就是不睁开。
  我也不管那么多了,把妈妈的裙子拉到腰上,一只手摸屁股缝,一只手摸上了妈妈的乳房,『这两个地方就是妈妈生我、养我的地方。』我想着。妈妈的乳房在我的手里变换着形状,下面的淫水已经流到了内裤外面,妈妈的呼吸越来越粗重,都快哼出声了。
  我显然不会满足于此,我抽回抚摸胸部的手,一只手抬起妈妈的屁股,一只手把妈妈的内裤向下拉,妈妈还是那样--不同意,也不反对。
  我把妈妈的内裤脱了下来,手又摸上了屁股中间,探手一片汪洋。妈妈的阴唇不大,中间的淫水已经流下了大腿,流到了床上。我摸到了妈妈的菊花洞,妈妈微微一缩,我在菊花蕾上转了两圈,再朝前移动,摸到了两片柔软的肉,我知道两片肉中间就是我的目的地(从偷偷看的黄书里学到的),手指扒开阴唇,摸到了我向往已久的地方--妈妈的肉洞,我激动得发抖,手也微微颤着。
  我用一只手指捅进了洞里,在里面乱插乱抠,我要看看妈妈到底要忍到什么时候。我学着书上看到的手段,用手指一进一出的抽插着,我知道妈妈很久没男人,身子肯定也很敏感的,我又用两只手指飞快的抽插,我要让妈妈先舒服。
  妈妈嘴里开始发出「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声音,声音越来越大,下面的水也越来越多,我的整个手掌都湿透了,床上也湿了一大块。终于,妈妈「哦……」的一声,转过了身,紧紧地抱住了我,浑身发抖,脸色潮红,还一颤一颤的。我的手上感觉妈妈好像撒尿一样,喷了一大堆。
  过了好一会,妈妈才缓过神来,嘴里说了一声:「你这个冤家。」我对着妈妈一字一字的说:「妈妈,我要干你。」妈妈睁开眼睛,手抚摸着我的脸,叹息着说:「儿子,干我吧,就让我们一起下地狱吧!」
  我一听,飞快的脱下内裤,趴到了妈妈的肚皮上,我就想先干了再说,我怕妈妈反悔,有第一次才会有第二次,第一次是最重要的。我趴在妈妈的肚皮上,下面硬硬的老二乱戳,就是进不去,「妈妈,帮我。」我嚷了一声,妈妈的手伸了下去,扶好我的老二,对准了一个热热的地方,我屁股一挺,顺着妈妈湿润的小屄,一下就顶到了底。
  「啊……」我激动得想大声叫,我终于干了妈妈!妈妈终于成了我的女人!我眼睛发亮,盯着妈妈看,妈妈被我看得不好意思,轻声骂道:「小坏蛋,达到你的心意了吧?」
  「嘿嘿……是,是,死而无憾。」
  「胡说什么,你不是说还要陪我一辈子的吗?以后不可以说死字。」
  「嘿嘿嘿……」我傻笑着。
  妈妈拍了一下我的屁股:「傻瓜,你准备就这样趴一辈子?」
  「我很愿意。」嘴里说着,不过我还是一进一出的抽动了起来。妈妈的肉洞又湿润又温暖,却又紧紧地包围着我的老二,我只觉得飘飘欲仙,抽插得越来越快,妈妈嘴里又发出了「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叫声,可能妈妈也放开了,声音越来越大。
  可能在浴室里射过一次,所以这次我并不那么容易射,插了有几百下,妈妈突然向我一拱,两只腿伸到了我的屁股上,把我拉得紧紧的插到她的最深处。我只觉得我的龟头上一阵一阵热热的,这样的刺激让我再也忍不住了,一下就射了出来。妈妈在我的有力射精刺激下,推上了更高的高潮,只见妈妈爽得翻起了白眼,下面淫水像开闸的洪水一样喷着,我的小腹都湿透了,真是极品妈妈。
  那天晚上我们几乎没睡,初尝性爱滋味的我无休无止地品尝着妈妈,妈妈也不知道有了多少次高潮。在我天亮睡去的瞬间,我朦朦胧胧的听见妈妈说:「儿子、老公,我们离开这里,到一个没人认得的地方一起到老……」
  【美清,我的妈妈,我的爱人】(续)三人行
  清晨,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到房间时,我醒了过来,我没有睁开眼,心里在细细回味昨晚和妻子的做爱情景。昨晚,我的妻子让我第一次进入了她的菊花。哦,忘了说一句,我的妻子,以前是我的妈妈。不过现在他是我的妻子,我今年23岁了,我妈妈当我的妻子也有六、七年了。她叫美清。
  美清对我可以说温柔备至,甚至百依百顺,特别是在床上,只要我要求的,她都会想尽办法满足我。前几天,我突然想要插她的菊花,她当时没答应,只是说过一两天。昨天晚上,当我们上床时,妈妈拿出了一些东西,有浣肠的,有润滑用的。她拿出这些东西,一句话不说,只是含情脉脉的看着我。
  我立刻知道今晚我可以干妈妈的菊花了(在外面,她都介绍我是她儿子,在家里我们的称呼就没个准,有时叫她妈妈,有时叫她老婆,也会叫她名字。她也不一定,称呼有:儿子、老公、小鬼,还有名字)。我们通力合作帮妈妈浣肠,当我慢慢进去妈妈的菊花时,心情好像又回到几年前第一次和妈妈做爱的时候,激动得不得了。
  现在回想起来,昨晚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紧,特别紧。还好妈妈准备得很充份,我也特别小心,所以妈妈也不会觉得很痛。我插了一会,看到妈妈咬着牙的样子,心里就舍不得了,后来是在她的前面肉洞里射的,虽然妈妈说没关系,但我觉得,第一次不要玩得太多,慢慢来,我们有一辈子呢!虽然插了没多久,但第一次插菊花,还是让我回味无穷。
  回味了一会,心里又有了感觉,加上早上本来就充血,我的老二已经一柱擎天了。我睁开眼,起床走出房间,看见妈妈在厨房做早餐。
  一看见妈妈的穿着,我差点就流鼻血了:妈妈穿着一件围裙,里面竟然什么也没穿!她现在背对着我,后面除了一条细细的绑带,都光光的,光滑的后背下来是挺翘的屁股,成熟性感的身体让我热血沸腾。我呆了一下,大步走了过去。
  妈妈听到声音,回头朝我笑了一下,我走到妈妈后面,双手从围裙里摸到了妈妈前面的乳房,下腹隔着一条内裤顶在妈妈的屁股上。妈妈的手在忙着煎饼,嘴里说:「别闹,刷牙洗脸,就可以吃了。」
  「不要,我现在只想吃你。妈妈你太诱人了,你是故意引诱我的吧?」
  妈妈轻轻一笑:「只要你喜欢。」
  「我太爱你了,妈妈,你一直给我惊喜。我现在要吃你先。」
  我说着就脱下自己的内裤,把妈妈的脚扒开一点,我的腰一沉,向前一挺,硬硬的老二一下就挺了进去。
  「哎,你这小鬼,我在做事呢,别闹了。」妈妈手里还在忙着,嘴里抗议了起来。
  「嘿嘿,你这样引诱我,我怎么受得了」你做你的,我做我的。」我说着就抽插了起来。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小鬼老公,你这样我还怎么做?哦……哦……儿子,快点……快点……」妈妈一会就来了感觉,手里停止了干活,眼睛迷离起来,嘴里也语无伦次的叫着。
  我把妈妈转了个身,要她趴在地上,手抓着她的腰两边,用力地干着。干了一会,我的脚慢慢地向前迈着,边干边走,妈妈四肢着地,向前爬着。
  我们从厨房干到客厅,又从客厅干到房间,妈妈要爬上床,我拉了回来,把她转个身,我抱起了妈妈,妈妈顺从地扶着我的老二,对准自己的肉洞,我把妈妈一沉,就又插了进去。
  我抱着妈妈,腰一挺一挺的干着,在房子里走来走去。妈妈被我干得浑身无力,两只手搭在我后颈上,闭着眼,嘴里「嗯嗯」的叫着,下面的淫水浸湿了我们两个的大腿。最后我把妈妈抱到餐桌上,压着她,用尽全力鞭挞着,在妈妈的高潮中,我也射了。
  我们一起到浴室里,彼此帮对方洗了一个澡,一起吃了早餐就一起出门了。
  我从高中毕业就辍学了,为此和妈妈第一次吵了架,那也是到现在唯一的一次吵架。妈妈一定要我考大学,我坚决不考,虽然我的成绩很好,但我觉得妈妈一个人太累了,我实在不忍心让她一个人背着这个家。
  我一毕业就出去找工作,因为学历不高,我找到的几乎都是体力活,刚开始时,一回到家,身体就像散了架一样,妈妈心疼得常常掉眼泪。她几乎每天都要帮我按摩,我都会在她的按摩中入睡。
  过了几个月,我慢慢适应了高强度的体力活,就千方百计的找兼职,有时候我一天要打三份工。我拼命地赚钱,只想让妈妈可以轻松一点。过了几年,我们把存的钱开了一个小超市,妈妈收钱,我进货,生活才慢慢稳定下来。
  这段时间,我看到妈妈好像有什么事情,常常看着我发呆。我一看过去,她就避开,好像有什么不开心的事,有点忧伤的样子。
  这晚,我们上床时,我认真地问她怎么啦?她也不说,只是抱着我。我越来越担心,一直逼问,妈妈看实在应付不过去,说了一句:「成成长大啦,要有自己的儿子。」
  我一呆,说:「那好啊,你给我生啊!」
  妈妈叹息一声,说:「妈妈已经不会生了,老早就结扎了。」
  「那就不生,就我们俩过一辈子。」我真心觉得两个人过一辈子就好。妈妈也没说什么,这个话题也草草结束了。
  一天晚饭时,妈妈说店里生意不错,应该再找一个人帮忙,我也没在意,就叫她自己拿主意。第二天,妈妈在我没什么事时,就叫我看店,她说出去找个人帮忙。过了很久,回来时却还是一个人,我问她:「找不到人?」妈妈「嗯」了一声,说合意的人不好找。
  妈妈这些天晚上和以前不大一样,常常主动和我做爱,动作也很狂野。我高兴之余问她:「妈妈,这几天你怎么啦?好容易发骚啊!」妈妈不大想回答的样子,过了一会才反问:「你不喜欢?」我哪里会不喜欢,这几天,我常常插妈妈的屁眼,妈妈从不反对。还常常跪在床上,自己扒开屁股,主动叫我插。我好像觉得不对劲,但美肉当前,哪里会想那么多,当然是夜夜让妈妈呻吟到半夜。
  过了半个多月,这天妈妈回来时,后面跟了一个人,一个女孩子,清清秀秀的,个子不高不矮,165左右的样子。我也没多看,妈妈说她叫小珍,来帮忙的,我也没在意,就「哦」了一声,叫妈妈自己安排。妈妈说她是外地的,没地方睡,要住在我们家,我一愣,但也没多想。家里有两个房间,我和妈妈一间,小珍一间。睡得下,我想着,也就没反对。
  下午妈妈就在店里教着小珍,我去了批发市场进货。到了晚上,我们关了店门,我提着小珍的行李,一起回家。房间是现成的,我和妈妈的衣服是一个人放一个房间的,妈妈说不放一起方便找。但睡觉却不一定,想到哪个房间睡就到哪个房间睡,所以妈妈就把小珍的衣物拿到了妈妈放衣服的房间。
  小珍很懂事,一到家里就帮着妈妈忙东忙西。我们一起吃完饭,我就回自己房间玩电脑,她们两个一起收拾碗筷。『倒是个勤快的丫头,妈妈轻松多了。』我为妈妈感到高兴。
  我准备洗澡睡觉时,看到妈妈的房间门关着,妈妈和小珍在聊天,但声音很轻,听不清楚聊什么。我洗了澡,回到床上,妈妈还没过来。有那么多话聊的?我想着。
  又过了很久,我看时间差不多快12点,我等不住了,就叫道:「妈妈!」
  「有什么事?」传来妈妈的应答。
  我没说话。一会妈妈过来了,我问:「那么晚了,你还不睡觉?明天起不来了。」妈妈坐到了床边,郑重的说:「儿子,在外人看来,我是你的妈妈,小珍刚来,她如果知道了我们的关系,她会尴尬的,可能就做不住了。所以,这段时间,我们不要让她看出来我们的关系,让我慢慢和她说,好吗?」
  我一听,急了,「那要多久?她知道了又怎样?我管她知不知道,我要和你睡,我习惯和你睡了,没有你,我睡不着。」我央求着。
  妈妈态度很坚决,说:「你要为妈妈着想一下,小珍是个好姑娘,我希望她能在这里帮妈妈。你要给我时间,我会和她说清楚的,但这段时间,你要老老实实的,不然……不然……」妈妈不然了几句,不知道说什么了。妈妈是个很心软的女人,她实在不忍说出重话,但我还是答应了,只是叫妈妈要尽快。妈妈答应了,然后就出去了。
  早上起床,看见妈妈和小珍已经在那里做早餐了。我看到她们两个人有说有笑的,心里觉得有点温馨,但还是觉得少了一点什么。
 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,妈妈和小珍的关系越来越好,常常帮小珍买衣服什么的。小珍很勤快,妈妈这段时间轻松多了。
  每天晚上,妈妈都和小珍一起睡,她们晚上都聊得很晚。我和小珍关系不远不近,我只把她当作一个同事,但最近越来越觉得小珍举止怪怪的,有时候她会偷偷看我,但我一看过去,她就装作若无其事。
  『妈妈不会说了我的什么丑事了吧?』我想着。摇了摇头,就不去想了。
  我现在只想着妈妈什么时候过来和我睡。这段时间,妈妈就是不肯过来和我睡,暗地里我再怎么恳求都没用,她一直说再过一段时间。
  妈妈会在我面前说小珍的事,从妈妈嘴里,我知道了小珍是从农村来的,今年21岁,在家里是老大,下面有几个弟弟妹妹,家里比较穷,所以出来打工补贴家用。
  妈妈常常夸赞小珍,说她懂事、勤快、聪明、有孝心,反正在妈妈眼里,小珍几乎是个完美的人。甚至有一次妈妈还说,小珍的屁股挺大的,好生养,我听得直翻白眼。妈妈啊,你到底想怎么样啊?
  一天,我进了货,搬到店里,刚放好,小珍就走了过来,手里拿着一杯水:「成成哥,喝水。」我接过了水:「哦,谢谢。」我看见小珍的脸红了,掉头就走。妈妈在旁边看到了,笑了一下。我莫名其妙。
  我实在熬不住了,对妈妈下了最后通牒:「再不来,我就真生气了。」到了后半夜,妈妈偷偷摸摸的过来了,将近一个月没吃到肉了,她一进来,我就一把抱住她扔到床上,扑上去,爬到妈妈的身上,几乎像是强奸一样的脱着妈妈的睡衣,手捏着妈妈的乳房,又亲又啃。
  「轻点……隔壁有人。」妈妈呻吟着说。
  「想死我了,妈妈,你再不过来,我要疯了。」我含糊不清的边啃边说。
  妈妈宠爱的摸着我的头,轻笑了一下,附和着我的动作,不到一会,我就刺进了妈妈的身体。妈妈也很兴奋,毕竟也很久没亲热了,下面湿湿的,随着我的抽插,淫水分泌得越来越多,传来「叽咕、叽咕」的声音。
  很久没做,我坚持不了多久,很快,我就射进了妈妈的身体里。在我射的过程中,妈妈也颤抖了起来,原来妈妈也高潮了。过了那么久,妈妈的身体也非常敏感。
  高潮后,我们抱着温存了一会,妈妈问我:「你觉得小珍怎么样?」
  「挺不错的。」我随意说着。
  「那她做你老婆怎么样?」妈妈扔出了一个重磅炸弹。
  「开什么玩笑,我有老婆了。」我抱着妈妈的双手紧了紧。
  妈妈沉默了一会,抬头说:「儿子啊,妈妈爱你,但你还是需要一个可以为你传宗接代的老婆啊!你和小珍可以光明正大的结婚、生孩子,这些是妈妈给不了你的。」
  「别说了,妈妈,我就要你。要是我娶了别人,你怎么办?我只想陪着你到老。」我急了,妈妈好像是说真的。
  妈妈的眼睛湿润了起来,抱着我说:「儿子,我也舍不得,但我不能害了你啊!你还年轻,妈妈已经老了,等到妈妈走了,你一个人可怎么办啊?小珍可以陪你一起到老啊!你们会有自己的小孩,那才是完整的家啊!」说着,声音就哽咽了。
  我的心里也说不出的感动,妈妈一心只为我,都不为自己想想,作出这样的决定,她自己的心里可有多难受啊!小珍是个好女孩,但在我心里,妈妈才是我唯一爱的人。我把轻轻哭泣的妈妈抱得紧紧的。
  妈妈哭了一会,又劝说起了我,我坚决不同意。到了最后,我实在找不到藉口,便说:「我们在这里一厢情愿,小珍还不一定愿意呢!」
  没想到妈妈说:她这段时间一直在慢慢地把我介绍给小珍,前一段时间,小珍也和妈妈说了有点喜欢我。我感到不可思议,我和小珍都没有好好说过话,她怎么会喜欢上我?
  妈妈有点得意的说:「我一直说你的优点啊!说你怎么努力、怎么顾家,还有孝心。而且,我的儿子长得那么帅,到哪里找啊!不过你看小珍也很不错啊,你真的考虑一下。」
  不顾我的挽留,妈妈回到了另外的房间。而那晚,我失眠了。
  可能妈妈和小珍说了什么,小珍一看到我就脸红,我也觉得有点尴尬。自从听到妈妈说小珍做我的老婆这样的话之后,我对小珍好像有了一点怪怪的感觉,觉得小珍好像显眼了起来,开始慢慢地注意起她来。不过我还是觉得,我只要妈妈,别的女人在我的心里是留不下什么痕迹的。
  小珍越来越像我的家人了,她把这个店当作自己的一样用心经营,关门回家路上会挽着妈妈的手回家,到家后就自然的做起了家务。我对小珍的感觉也越来越好,有时也会和她开玩笑。但心底,总有一个底线,我把她当作妹妹,我的爱人是妈妈。
  妈妈晚上有时候会在小珍睡着后来陪我一下,但每次和我做完爱后一定会回去自己的房间,而且每次都是我苦苦哀求才会过来。我无可奈何,妈妈好像铁了心了。
  其实我现在并不排斥小珍,小珍的好我都看在眼里,而且妈妈说,小珍也越来越喜欢我了。但只要想到妈妈,我就把小珍的好感埋在心底。妈妈已经在我心里刻上了深深的印记,我已经不可能再把妈妈当成纯粹的妈妈,我早已经把她当成我的女人。
  小珍看我的眼神越来越幽怨,有时候我都不敢和她的眼神对上。我只能在生活上对她照顾多一点,妈妈也常常看着我叹息。
  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中又过了几个月,有一天半夜,我起来上厕所,上完厕所出来时,看到一个人站在卫生间门口,我吓一跳,仔细一看,是小珍。她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裙,就站在那里凝望着我。
  我挠了挠头,说:「小珍,怎么啦,你也要上厕所?」
  小珍不说话,却做了一个让我目瞪口呆的动作:她一把抱住了我!我好像石化了一样,任由小珍抱着,我的手朝天举着,不知道怎么放。
  「怎么了,小珍,有话好好说,这样不好。」
  第一次被除了妈妈以外的女人拥抱,我脸上发烧。少女的胴体散发着淡淡的清香,胸前的两团肉压着我的胸膛,我的心里涌上了一股热力。好久没有和妈妈亲热过了,我的身体自然的有了反应,下面翘了起来,顶在了小珍的小腹上,小珍颤抖了一下,却还是不退缩,只是抱着我,也不说话。
  在小珍的拥抱里有了反应,我觉得又尴尬,又激动,心里还有觉得对妈妈的歉疚,有背叛了妈妈的感觉。
  过了十几秒,我双手扶着小珍的肩膀,轻轻朝外推着,嘴里说:「小珍,等一下妈妈看见了不好。」
  「成成哥,我喜欢你……而且这是清姨鼓励我做的。」小珍还是紧紧地抱着我。
  「啊!」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太用力推开她,好像过意不去,心底也有一点不舍得的感觉,毕竟我对她也是有好感的,但就这样,又觉得对不起妈妈。
  我觉得既然到了这个时候,应该到了摊牌的时候了。我深深了一口气,做了决定,对小珍说:「小珍,你先放开我,我们谈谈。」
  小珍犹豫了一下,放开了我。我看到她的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,我知道一个女孩主动这样,不知道要多大的勇气,心里有点感动,但我觉得要我放弃妈妈,是怎么样也不可能的。
  我走进了我的房间,小珍跟着进来,我回过头对小珍说:「小珍,我要说的话,不管你接不接受,但请你帮我保密,不要说出去。」小珍抬起了头,看到我严肃的样子,不由自主的点点头。
  到了这时候,我已经不想再隐瞒了,说:「其实,我妈妈不只是我妈妈。」
  「嗯?」小珍被我的话说傻了,一脸的纳闷。
  「我妈妈还是我的爱人。这些年,我一直把她当成我的妻子,我不可能为了你而抛弃妈妈。」
  说完这个话,我心里一阵轻松,但也觉得很心痛,我放弃了一个那么好的女孩。我把这些年和妈妈的经历大概的说了一下,最后强调了:我爱妈妈。
  小珍听完我的话,有点蒙,过了一会,脸渐渐发白,眼泪流出了眼睛,流下了脸颊。但她一动不动,只是看着我。
  我不敢看她,转过了身,小珍就站着一动不动。我们不知道呆了多久,小珍幽幽的声音传来:「其实我也有点怀疑,总觉得你们的关系好像不大对,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这样。清姨对我那么好,我也不会做出让他不开心的事。」我无言以对,只能沉默。
  小珍低着头也沉默了一会,好像下了决心一样抬起头,对我说:「其实,我也愿意叫清姨为……清姐。」小珍的声音有点颤抖,但很清楚。
  我听得清清楚楚,不可置信的看着小珍,眼前好像开了一扇大门,心底涌上无以伦比的欣喜:原来鱼与熊掌是可以兼得的!我的眼睛发亮,一把抱住小珍,开心的说:「你说的是真的?你可不要骗我。」小珍也抱着我说:「我老早就把你们当成了我的亲人,只是关系稍微不一样而已。最主要的,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你了。」
  「走,我们去告诉妈妈。」我心里很激动,只想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妈妈。我知道妈妈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也会高兴的,我知道妈妈也想过这个可能,只是不敢奢望而已。
  我一拉开房门,就看见妈妈站在门口,泪流满面。
  那晚,我们谈了很久,几乎到天亮。最后我们三个是同一床睡的,妈妈睡中间。这个晚上无关性欲,只有感动。小珍也抛开了她最后的一点点心结,酣然入睡。
  第二天,整天我都在兴奋的感觉的中渡过,几个月的煎熬再无一点踪影。妈妈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甜,我觉得真的是从心底发出来的。小珍倒没有我们那么激动,但看上去也挺开心的,干活的时候嘴里难得的哼着歌。
  晚上回家,我们一起吃完晚饭,我没有回房间玩电脑,而是陪她们看电视。本来她们坐在一起,我坐在妈妈的边上,一会妈妈起来回了房间一趟,回来时坐在了我的另外一边,我变成了坐在中间。
  我心里一动,把手搂在妈妈的肩上,妈妈连忙看了小珍一眼,不过没避开。我手上稍微用了一点力,把妈妈搂了过来,另外一只手也楼上了小珍的肩膀。我这时很紧张,怕小珍避开,怕她不接受。
  我只觉得小珍在我搂到她的肩膀的一刹那,浑身颤抖了一下,脸也立刻红了起来,但万幸,她没有避开,只是浑身僵硬的坐着,眼睛看着电视一动不动。
  我不敢用力,就那么搭在她的肩膀上,妈妈在旁边也一声不响,好像我们三个都在认真看电视,但鬼才知道谁会记得当时电视里播放什么内容,反正我是不知道。
 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,小珍慢慢地向我靠近,最后也靠到了我的肩膀上。我听到妈妈长出了一口气,而我,已经被无边的幸福淹没了。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,左拥右抱,都是我爱的女人,世界上有几个人有我的幸运呢?
  我静静地享受着这旖旎又温馨的时光,直到妈妈说太晚了,要睡觉了,我才不舍的站起来。
  我们各自洗澡完,我躺在床上,心里还是很亢奋,哪里睡得着。好久没和妈妈亲热了,而现在又多了一个小珍,我心里好像猫挠的一样。可她们两个人在一起,我又没有勇气过去。
  在我的胡思乱想中,房门打开了,妈妈推着小珍走了进来,小珍低着头、红着脸,不安的站在那里。妈妈把她推进来,自己就走出去了,她关上房门,说了一句:「儿子,你是男人,要主动点。」在妈妈转身的刹那,我看到了一点点的酸楚。
  看到送上门来的肉,我这时哪里还想其它,我一下就下了床,走到了小珍的身边。小珍局促的低着头,却又没有逃避,站在那里不动。我慢慢抱住了她,她身子颤抖着。我轻声问她:「你很紧张?」小珍轻轻地「嗯」了一声。
  抱着青春的肉体,我冲动起来,但我看小珍那么紧张,我知道我要慢慢来。我一只手抬起小珍的脸,看到她眼睛紧闭着,连耳根都红透了,我情不自禁的吻上了小珍柔软的嘴唇。我轻轻吸吮着小珍的嘴唇,小珍应该是第一次接吻,不知道怎么迎合,过了好一会才被我用舌头打开她的牙齿。
  我的舌头伸了进去,挑逗着小珍的舌头,慢慢地,小珍开始迎合起来,她的舌头伸了出来,我吸住了她的舌头,吃着她甘甜的唾液。小珍的情绪也上来了,她的手也紧紧地抱着我,喉咙里发出「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声音。
  这一吻吻了很久,我才放开了她,小珍已经浑身发软了,她大口的喘着气,把头靠着我的胸膛。我知道今晚不可能放过她了,于是一个新娘抱把她抱到了床上,小珍也知道要发生什么事,害羞的把头转上另外一边,手紧紧地抓着被单。
  我看到她那个任人鱼肉的样子,哪里还会客气。我上了床,睡到她的身边,上半身压到了她的身上,扳过了小珍的脸,嘴巴又亲了上去。这次我从她的额头开始亲,哪里都不放过,耳朵、鼻子、脸颊一路亲下来,最后停在她的嘴唇上,我用力地吸吮着,一只手摸上了小珍的胸部。
  我抓住了小珍的一只乳房,慢慢地揉着。小珍的乳房比妈妈的小一点,也没有妈妈的那么柔软,但是比妈妈的挺,就算仰面躺着,还是翘得老高。
  在我的进攻下,小珍的呼吸好像透不过气一样,两只手只是紧紧抓着被单,任我进攻。我看到她还是紧张,就放慢了步骤,先温柔地亲着她的嘴唇,两只手轮流爱抚着两只乳房。隔着睡裙,我也感觉到她的两个乳头硬了起来。
  我把她的睡裙往上拉,然后从头上脱了下来,现在,小珍浑身就剩下一件小内裤了。她的皮肤没有妈妈那么白皙,但浑身的青春气息照样吸引的我离不开眼光。小珍的乳房是属于竹笋形的,仰面躺着照样不变形,浑圆的挺着,两个乳头在我的爱抚下也翘了起来。她的腰不算很细,但在她挺翘而肥大的屁股衬托下,看上去就很细了,那个动人的弧线散发着惊人的性感。
  我只感到口干舌燥,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,两只手抓住了两只乳房,轻轻地捏着。小珍在我的抚摸下,身体也有了反应,她轻轻的扭动着,喉咙的呼吸声也变成了轻轻的呻吟声。
  我知道可以进行下一个步骤了,于是一只手慢慢向下滑着,抚过了光滑的肚皮、平坦的小腹,停在了小珍的内裤边缘。小珍的手一下伸了下来,抓住了我的手,嘴里轻声说:「不要……」我那只手就不动,只是亲吻着她的嘴唇,小珍已经会慢慢地回应了,我们的舌头互相绕着、吸着。
  过了一会,小珍的双手抱住了我的头,和我认真地亲吻了起来。这个丫头尝到了亲嘴的乐趣啦!我的嘴和她亲着,那只在她小腹上的手伸进了小珍的内裤,小珍身体停顿了一下,却没有阻止我。也许,她觉得迟早都要让我摸的吧!
  小珍的阴毛不多,也比妈妈的细嫩,我心里比较着。在阴毛的下端,我摸到了一个凸出的小豆豆,这时小珍「哦」的叫了一声,两条腿紧紧地闭合,把我的一只手指也夹住了。
  我加大了亲吻的力度,那只手指也在豆豆上揉着。小珍身体靠向我,嘴移开了,头向后仰,像一只离开了水的鱼一样,张大嘴巴,大口的喘着气。
  我看到小珍的那里那么敏感,就加快了速度,嘴巴也亲上了她的一只乳房。在我的上下夹攻中,小珍呻吟声越来越大,身子也扭着,在一连串的「嗯嗯」声中,小珍的腰拱了起来,双腿伸得笔直,然后一下软了下来,下面的内裤也浸湿了。她竟然就在我的手指下高潮了。
  我把手收回来,抱着小珍的头,温柔的吻着她,小珍热烈地回应着我。在亲的过程中,我用一只手拉下了她的湿内裤,用脚推下去,现在小珍已经是身无寸缕了。我的手伸了下去,在柔软的阴毛上转了几圈,向下摸到了小珍的嫩肉上。
  我在阴唇、豆豆,还有阴唇中间小洞口来回抚着,小珍的呻吟声又响起来,下面越来越湿,各方面都表明,我可以插入了。
  我脱下了自己的内裤,肿胀的老二一下弹了起来。我翻身趴到了小珍的两腿间,不等她反应过来,又亲住了她的嘴唇。小珍在我的亲吻中一下就迷失了,她回应着我,双手抱住了我的腰。
  我把老二顶在她的大腿中间,我抬起头,看着小珍有点迷离的脸庞说:「我要进来了,你准备好了吗?」小珍也看着我,轻轻的说:「温柔点,我还是第一次呢!」得到了她的同意,我用手摸了摸她的肉洞,把自己的老二扶好,对准,轻轻的向前一送,在淫水的润滑下,龟头顺利地进去了。
  小珍忍不住「哦」了一声,身体一下僵硬了。我对她温柔的说:「放轻松,我会慢慢的。我爱你,我会对你负责的,我要你当我的女人,我的老婆……」
  在我的甜言蜜语中,小珍的身体放松了,我慢慢地在洞口小幅度的抽插,让她的身体兴奋起来。下面的淫水更充份以后,我朝里面插深了一点,感觉到有东西挡住了我的龟头,我知道破处的时候到了,于是低声说:「忍一下,会有一点痛,一下就好了。」小珍点点头,看着我的眼神满是柔情。她已经决定把自己的身心都交给我了。
  我轻轻抽出来一点,然后往前一送,老二突破了那层膜,一下就插到了底。小珍「啊」了一声,眉头皱了起来。我问她:「很痛吗?」小珍点点头,咬着牙不说话。
  我插到底后,就那样停着不动,温柔的亲吻着她。过了一会,我看她眉头舒缓了,就试着抽动了一下,小珍「嗯」了一声,眉头又皱了起来。但我没有停,但抽插的速度很慢,我慢慢地动着,直到听到呻吟声再次响起来,我才加快了抽插的速度。
  在小珍变得越来越大声的叫声中,我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而且每次都插到底,虽然有淫水的润滑,但小珍紧紧的肉洞还是让我觉得就要忍不住射了。就在我快要射精时,小珍的叫声急促起来,身体颤抖,我的龟头上感到一阵阵的热流,小珍敏感的身体又高潮了。
  小珍的阴精刺激着我的龟头,我哪里还忍得住,低吼了一声,一下插到肉洞的深处,一阵一阵射出了好久没射的精液。巨大的快感让我魂都飞了,我紧紧地抱着小珍,老二死死地抵着她的小屄,起码射了十几秒才射完。
  我趴在小珍的身体上喘着气,慢慢地清醒过来。这时我听到房门「卡嚓」一声,声音很轻,但我绝对是听到了。我转头一看,门已经关了。
  我忽然想到了妈妈,家里不会有别人,难道是妈妈在偷看我们?她是担心我们还是什么呢?很久没有和妈妈做爱了,妈妈看到我们做爱会发骚吗?我激动的想着,刚射过的老二竟然又蠢蠢欲动。
  小珍感觉到了,她把屁股向后一缩,我的老二就滑了出来,她略带娇羞的说道:「我吃不消了,下面有点痛,让我休息一下再……」
  我「嘿嘿」一笑,对她小声说:「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了,你答应过妈妈做你的姐姐的。」
  小珍白了我一眼,说:「我现在不答应也来不及了,我把最宝贵的东西都给你了,难道我还会反悔啊?如果那样,你肯定会为了清姐而不要我的。」
  我连忙说:「不会不会,你们在我心里是一样的,我会对你们一样好的。」
  「你要记住你说的,不可以欺负我,要像对清姐那样对我好。」可能平时我对妈妈的好让她有点羡慕吧!
  我一听,急忙说:「当然了。不过既然我要一碗水端平,那现在我干了你一次,是不是也要过去干妈妈一次?」
  小珍听了,娇羞的扭了我一下,说:「哪里是这样,你坏死了!」
  我稍微认真的说:「以前就我们两个人,我几乎每天都会疼爱她,现在我们在这里,妈妈心里肯定会有点酸楚的。」
  小珍沉默了一下,说:「那你过去吧!」
  我说:「我过去,你心里可能也会觉得酸的,干脆我们一起过去吧,我们三个一起睡。」
  小珍刚开始就是不同意,说会害羞。我一直劝,过了好久,她才勉强同意。
  我高兴的拉起她,下床,就向外面走,小珍挣脱着说:「我先穿衣服,这样太难为情了。」我一把抱起她就走向妈妈的房间,小珍看拗不过我,也不动了,但把脸埋进了我的胸脯。
  我抱着小珍走进了妈妈的房间,看见妈妈躺在床上,好像睡着了,但我知道她肯定没睡呢!我把小珍抱到床空的一边,把她放好,然后我爬到了中间,在小珍耳边轻轻的说:「我要干妈妈了。」小珍点点头,但随即把头埋进了被单里。
  我转过身,赤裸的身子靠到了妈妈的背后,妈妈轻颤了一下,我的手轻车熟路的伸到了妈妈的下面,嘿嘿,睡裙下什么也没有。如我所料,妈妈的下面湿淋淋的,妈妈肯定看我们做爱了,可能还自摸了呢!
  我把妈妈扳过来,让她身子仰睡,妈妈可能知道装不了了吧,但是又不好意思,刚看了儿子和媳妇(关系挺乱的,不知道怎么分,不管了)的做爱,现在媳妇躺在身边,儿子却又爬上了自己的身上。我估计妈妈现在羞得不得了,因为她用两只手遮住了脸。嘿嘿!
  床上躺着两个我深爱的人,我可以为所欲为。在这样的场景下,我刚射过的老二又硬了起来,我一只手抓着妈妈的左乳房,嘴巴吸住了妈妈右乳房的乳头,另外一只手伸向了妈妈下面湿淋淋的肉洞里,三方齐下,捏着、吸着、用手指插着。
  妈妈的鼻孔里哼出了声,渐渐地越来越大,到最后几乎是叫着了。敏感的身体在我的强烈刺激下,也不管身边的媳妇了。妈妈的叫声很好听,悠扬顿挫、忽高忽低,让我热血沸腾。
  我翻身压到了妈妈的肚皮上,扒开了妈妈的大腿,都不要用手扶,腰一沉就进去了。我一开始就大开大合的抽插着,我和妈妈之间的性爱一直很和谐,我知道妈妈所有的敏感区,妈妈也知道怎样我最高兴。在我的大力抽插下,妈妈一会就高潮了,但我因为刚射过一次,所以还没有想射。
  等妈妈高潮过后,我放慢了速度,不紧不慢的动着。我把手伸向了小珍,一摸到小珍的下面,就发现小珍下面已经汪洋一片了。嘿嘿,看到旁边那么近的真人秀,她竟然也发骚了。
  我哈哈一笑,一边插着妈妈,一边用手帮小珍摸着,看到两个女人在我身下承欢,我得意到不得了,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性福的人了。
  在我的手上,小珍又有了一次高潮。高潮过后,她们两个人都放开了,竟然联合起来向我进攻,最后的结局,当然是我差点精尽人亡。
  从此,我无与伦比的性福生活就开始了。在妈妈的鼓励和帮助下,小珍的后门很快就被攻陷了。我最喜欢的就是:把妈妈和小珍趴着叠起来,然后我就不紧不慢的轮流插着上下四个肉洞。但最后,基本是在小珍的小屄里射的,因为妈妈说不能浪费精液,我的儿子还没有生下来呢!
  在外人眼里,我们的关系很正常,一个妈妈,儿子和媳妇。他们哪里知道,两个其实都是我老婆呢!我们会幸福的生活到老。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