鸣鸿剑_第1页_免费国产直接看片av 免费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 日本不卡免费一区二区 

鸣鸿剑

时间:2020-04-23

江湖自古多悲歌,无情似有情。一江春已逝,几新坟却孤。只为泰山登顶,览天瑶池。奈何世事无常,天下皆为棋子。一朝了悟,便知世间凡尘,皆为梦幻泡影,可悲乎,可叹乎!”

    辽东通往北平的官道上,一略微简陋的茶棚。忽然传来一阵略显沧桑的歌声。茶棚歇息的众人,便将目光投向棚外。只见一个衣衫破烂,蓬头垢面的乞丐,正哼唱着,躺于茶棚外的草堆。

    乞丐大抵是许久进食了,肚子里时常发出“咕咕”的叫声。一张布满尘垢的脸上,斜着一道长长的伤疤。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,惹人一阵唏嘘。

    茶棚的伙计大抵是担心乞丐一直在茶棚外,会影响生意,正将其赶走。却听的棚一壮汉忽然笑道:“要饭的,只要你说几句孝敬大爷的好话,大爷就赏你几口吃的,如何?”

    乞丐斜眼看了看那壮汉,只见其虎背熊腰,豹头环眼,眉宇间更是透出一股浓烈的气。双手却是紧紧按着腰间的两柄钢刀,看似寻常,却似在盯着旁边的几名青年男女。

    见乞丐半晌搭话,壮汉略显尴尬,当即再度怒声道:“要饭的,你活得不耐烦了是吗?竟然敢无视本大爷的话,难道你这个臭要饭的,想要去见阎王不成。”

    乞丐却是忽的坐起身来,再度瞥了一眼那壮汉,道:“乞丐我向来不食心术不正之辈给的饭食。更何况,你不过是一只双手沾满无辜百姓鲜,只会欺弱小的。”

    壮汉然大怒,起身便要朝乞丐来,却被一旁的另一名身穿白长袍,手拿折扇的年男子拦了下来。

    “二,休要与乞丐争执,切莫忘了大事。”年男子脸上带着微笑,看似随意的说道,目光却是投向另一张桌子上,正推杯置盏的那几名青年男女,眼神不时透出一股浓烈的气。

    乞丐闻言却是哈哈大笑,讥讽道:“就是就是,要一只乖乖的,省下些气力,好你们的大事。”随即便是对着那几名青年男女道:“几位可要小心了,当心有人对你们心怀不轨。”

    话刚说完,一直都是面带微笑的年男子,却是眼神微寒。

    忽然,年男子脚下一用力,猛然便是一掌朝着乞丐而去。这一掌毫无征兆,加之其速度与力道都是属于上乘,众人根本触不及防。

    “不好,是辽东三煞之一,人称无敌铁掌的韩青山。”一旁的座位上,身穿青长衫,头戴紫玉冠,身背一件长约三尺有余,被缎包裹着的长条状物品。面若冠玉,很是英俊的年青公子,却是忽然开口道。

    闻言,其余三名青年男女都是脸大变。辽东三煞,威震辽东多年,武功强。其无敌铁掌韩青山乃是三煞排名第一的手,曾经一人独战丽八大手,而毫不落下风。

    “师兄,乞丐也算是在暗示我们,辽东三煞要对付的人是我们,我们是不是出手相助一番,也算是行侠仗。”在青衫公子身旁的少女,则是轻声道。

    青衫公子却是了头,低声道:“师妹稍安勿躁,我观那乞丐眉宇间透出一股英气,想来也定然不是等闲之辈。再者说,辽东三煞跟了我们一路,却尚与我们撕破脸,我们也不好手,且先看看再说。”

    另一名身穿褐短衫,手握一柄长剑的青年,也是点点头道:“师兄说的不错,这里虽然远离我们飞云山庄,但是仍然属于我飞云山庄的势力范围,只怕三煞暂时是不敢出手的。既然他们出手,那么按照师父的规矩,我们也是断然不能出手的。”

    原来,青衫公子姓,名叫云。那名少女名叫上官青,短衫青年名叫方浩,以及一直说话的黑衫青年叶青,都是辽东飞云山庄的子。乃是奉飞云山庄庄上官云之命,护送一件至宝去往少林。

    上官青还想争辩几句,却见韩青山那一掌刚到乞丐的身边,还拍到乞丐的身上,那乞丐却是忽然消失了踪迹。

    众人还反应过来,乞丐早已到了数丈开外,笑着说道:“幸亏乞丐我过几天轻功,就不陪你们玩了。”随即又转向林飞鸿四人道:“小娃娃,你等好自为之吧。”说罢,乞丐却是脚尖轻点,忽然消失了踪迹。

    云微微皱眉,叹道:“好厉害的轻功,应该能够与师父比肩了。这乞丐看似邋里邋遢的,没想到竟是手。”

    “师兄,眼下该怎么办?我们总不能一直任由三煞就这么跟着吧?”上官青似乎并不关心刚刚乞丐的一举一动,反而很是在意眼前的辽东三煞。

    云也是点点头,想了想道:“虽不知三煞的目的为何?但肯定是跟我们护送的这件东西有关。既然避无可避,不如在这里将其解决如何?”

    上官青等三人闻言,都略微沉思了一下,便是纷纷赞同。

    云见状,便对三人轻声道:“等一下我去对付韩青山,剩下的两煞武功倒是稍逊一筹。酒灵子你可以独自对付一个,余下的那一个就由师妹与叶青师一起对付。”

    酒灵子就是方浩,只因三年前与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酒仙青方羽对饮千杯而不醉,是故有了酒灵子这个称谓,素来便是有些轻狂。因而云让其独自对战一煞,方浩则是非常满意。

    草堆边,韩青山的手便如枯木,忽的僵在了那里。看似毫不起眼的乞丐,却是江湖上难得一见的手,不由得令其心一震。所幸那人并怪罪他刚刚的举动,否则估计只要一招,他便会无葬身之地。

    而眼下则是尴尬不已,韩青山一时间也是不知该如何收场,反正丢脸是注定了。就这样僵持了好一阵,韩青山忽然看到一旁有一块碎石,便是灵机一动,一掌劈向那块碎石。

    “前辈小心,碎石旁有大蛇。”只听得一声巨响,那块碎石便是被震得四分五裂,散落到各。

    韩青山则是装作一脸无事的样子,大大摆的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,眉宇间更是透出一个无边的怒意与气。

    云一个没忍住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紧接着上官青等三人也是随即笑了出来,继而整个茶棚里面的人,都是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   韩青山面铁青,猛地一拍桌子,对着云怒声喝道:“小子,敢嘲笑本大爷,活得不耐烦了是吗?”

    云却是起身,拱了拱手,笑着说道:“久闻辽东三煞之一的韩青山前辈,一对铁掌打遍天下无敌手,今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呐。”

    韩青山一惊,当即问道:“你究竟是谁?怎知我的大名?”

    “呵呵,怎么韩前辈从飞云山庄外,跟了我们一路,还不知道我们是谁吗?真是可笑至极啊。”云不觉心一笑,冷冷说道。

    韩青山目光微寒,其余两名壮汉也相继起身,走到了他的身后。其一人喝道:“大哥,既然这几个小娃娃发现了咱们,脆一不二不休,了他们几个,把东西抢到手就是了。”

    韩青山却是了头道:“蠢,飞云山庄手如云,即便是年轻一辈子,便有多人功力不在你我之下,不问清楚就动手,只怕会得不偿失。”

    云手折扇一收,笑着说道:“还是韩前辈聪明,晚辈云,佩服之至呐。”

    韩青山眉间一皱,厉声道:“你是云?你就是那个所谓的辽东公子?哈哈哈哈,真没有想到会是你护送那件至宝去往少林,如果换是你师兄赵飞虎或是赵飞豹,我尚且有些忌惮,不敢轻易与之争锋。若是你的话,我却反倒放心了下来。”

    “此话怎讲?”云眉头一皱,冷冷道。

    “江湖传言,辽东公子,醉为知己。在我看来,你不过是个油头面的花架子,自然入不得我的法眼。”

    说罢,韩青山便是将手折扇一扔,双手不知何时却是戴上了一对铁手套,摆开架势要与林飞鸿一战。

    云闻言却是淡淡一笑,转而看向那一抹斜阳,道:“多的斜阳啊,虽是一抹余辉,终将染上鼠辈的鲜,可悲,可叹!”

    上官青也抬头看了看那一抹斜阳,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好,那么得令她心驰神往。

    “青衫衬斜阳,笑意对妖邪。”